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文化 >> 水利百科 >> 水利论坛
古代名人论水
发布时间:2019-10-15 字体大小: | |

   人们对水的认识,大多是在对仙人生活描写中得以体现。屈原的《离骚》中认为仙人是: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汉代,人们认为海上有三座仙山—蓬莱、方丈、瀛壶。在这三座山上,“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甘泉饥食枣”。

  周秦时的哲学家们说:“天一生水”,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它变化而生成的,把水看作是万物之母。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成为哲人理想人格的化生。孔子说水具有德、义、道、勇、法、正、察、善、志九种美好的品行。据《荀子》记载,一次,“孔子观于东流之水”,子贡问他说:“君子见大水必观焉,何也?”孔子回答说:“水,滋润万物而不向万物索取什么,这是‘德’;虽然也有高下曲折的时候,但总是循着一定的河道流淌,这是‘义’;浩浩荡荡,不舍昼夜,好象有所追求,这是‘道’;高谷深峡,奔腾而下,无所畏惧,这是‘勇’;可以作为衡量事物持平与否的标准,这是‘法’;持器物取水,器盈须止,否则自溢,不可多得,这是‘正’;润物无声,精妙细微,无所不至,这是‘察’;能够选择洁净的源泉和注入处,这是‘善’;自源头流出而百折不回,这是‘志’”。孔子把人类的各种美德赋之于水。

  唐代以前,人们对水的认识,大多是在对仙人生活描写中得以体现。屈原的《离骚》中认为仙人是: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汉代,人们认为海上有三座仙山—蓬莱、方丈、瀛壶。在这三座山上,“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甘泉饥食枣”。从中说明,当时人们已经认识到水质有甘苦、清浊、高低之分。

  唐代开始,随着茶品的增多,人们对茶的色、香、味要求的不断提高,对水品有了较高的要求。据唐代张又新《煎茶水记》记载,唐代的刘伯刍,提出宜茶水品七等,扬子江南零水第一;无锡惠山寺石水第二;苏州虎丘寺石水第三;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四;扬州大明寺水第五;吴松江水第六;淮水最下,第七。又传说陆羽分天下之水为二十等,以庐山康王谷帘水为第一。

  唐代以后,人们关于水质高低鉴别有许多记载。宋徽宗《大观茶论》中写到“古人品水,虽曰中零、惠山为上,然人相去远近,似不易得。但当取山泉之清洁者,其次井水之常汲者为可用”。并且认为“水以清、轻、甘、洁为美。”明代田艺衡的《煮茶小品》分十部分,即:源泉、石流、清寒、甘香、宜茶、灵水、异泉、江水、井水、绪谈。对饮茶用水进行系统论述。 清代,根据陆以湉《冷庐杂识》记载,乾隆皇帝每次出行,都带一个特制的银质小方斗,精量各地泉水,品出各地泉水的质量高低,结果认为北京颐和园西山玉泉山水最轻,定为“天下第一泉”。

  夫水者,君子比德焉。遍予而无私,似德;所及者生,似仁;真流卑下,句倨皆循其理,似义;浅者流行,深者不测,似智;其赴百仞之谷不疑,似勇;绵弱而微达,似察;受恶不让,似包;蒙不清以入,鲜洁以出,似善化;至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度;其万折必东,似意。是以君子见大水必观焉尔也。 ——据《孔子集语》引《说苑·杂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论语·子罕》

  水者,地之血气,如筋脉之流通者也……集于草木,根得其度,华得其数,实得其量。鸟兽得之,形体肥大,羽毛丰茂,文理明著。万物莫不尽其几,反其常者,水之内度适也。  ——管子《水地》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老子·八章》

  修堤梁,通沟浍,行水潦,安水藏,以时决塞,岁虽凶败水旱,使民有所耘艽,司空之事也。  ——《荀子·王制》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故白圭之行堤也,塞其穴;丈人之慎火也,涂其隙。是以白圭无水难,丈人无火患。此皆慎易以避难,激细以远大者也。  ——《韩非子·喻老》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庄子《逍遥游》

  告子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

  孟子曰:“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人之可使为不善,其性亦犹是也。”  ——孟子《告子论性章》

  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孟子《孔子登东山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