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精选
厦门日报:大山深处奋斗 圆厦门“第二水源梦”
发布时间:2019-12-27 字体大小: | |

  名片 黄聪龙,厦门市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厦门市莲花水库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厦门市水利工程质量安全站一级主任科员。

  声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对于枋洋工程和莲花水库工程的建设者来说,我们的使命和担当,就是努力让工程早日建成通水,造福厦门人民。

  本报记者 李晓平

  “不好意思,再等我10分钟,下午临时要开个会,我要整理一个汇报材料。”25日下午,记者按照预约时间来到黄聪龙办公室时,他埋在电脑前,一再表示歉意。前一天晚上8点多,他才从长泰赶回来,一早就开始忙着,连中午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这样忙碌紧张的工作节奏,对黄聪龙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虽然不像刚挂职时,需要天天驻扎在长泰枋洋工地,但随着该工程完工进入下闸蓄水验收阶段,他几乎一两天就要往长泰跑,协调移民安置、库区环境保护、水库下闸蓄水等各类验收,跟进项目各个收尾工作进度,确保工程顺利试运行。

  从到厦门市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挂职,到后来兼任厦门市莲花水库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五年来,黄聪龙参与和见证了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和莲花水库工程一个又一个重要时刻。从而立之年到踏入不惑之年,黄聪龙把青春留在了枋洋、莲花大山深处。

  放下家庭,进驻四面环山的工地 

  我市是一座淡水资源匮乏的城市,长期以来,城市供水系统80%的原水依赖于九龙江北溪引水,水源结构较单一,供水安全存在隐患,从长泰引龙津溪水入厦的构想,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了。近年来,随着城市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对水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厦门人的“第二水源梦”变得愈发迫切。

  为加快推进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我市成立了厦门市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项目移民安置和建设综合协调工作,指挥部办公室驻扎一线,靠前协调指挥。2014年11月,黄聪龙被组织选派到长泰枋洋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工作。当时领导找他谈话时说:“目前枋洋工程正进入瓶颈阶段,隧洞开挖由于受地质问题影响施工进度缓慢,上存大坝无法按计划实施大江截流,组织准备选派你到施工一线挂职。”

  接到任务,黄聪龙有点纠结。孩子才5岁,明年马上要上小学。爱人又不在厦门工作,如果去挂职就意味着要长期驻在枋洋工程一线,显然难以顾及家庭。但几经考虑,黄聪龙还是背起行囊如期到枋洋,在四面环山的施工现场驻扎下来。“当时周一至周五驻在工地,白天跋山涉水、进村入户,了解工程建设情况和移民征迁情况,协调长泰县指挥部推进工作,晚上要整理材料为上级决策提供一线资料。”黄聪龙回忆道,工程工作量大,突发情况多,周六周末也常常要随叫随到。

  “刚开始最难割舍的是家庭。”黄聪龙说,孩子刚来厦门开始上小学,人生地不熟不说,父母还都不在身边,非常无助。她几乎每晚来电,常常说着说着就哭起来,然后抱着电话睡着了。电话这头黄聪龙几次心酸得内心发颤。后来为了让他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新水源工程的建设,爱人辞去“铁饭碗”,来厦门从头开始。

  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进入隧洞 

  刚到枋洋办时,正值隧洞开挖遇上岩爆、地热等地质问题,隧洞出现大面积塌方和涌水,工程进度严重受阻。为掌握一手资料,编制切实可行的施工方案,黄聪龙和同事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深入隧洞了解地质情况。“隧洞14公里长,最大埋深200多米,步行往返一趟要四五个小时。”黄聪龙有点难为情地说,每次进去内心都难免紧张,记得第一次进入时,吓得后背、手心直冒汗。

  如果说高强度的建设工程是身体上的难,那么多方协调就是精神上的累。枋洋水利枢纽工程是异地建设,又遇到移民征迁问题,跨区域、跨地市协调难度非常大。黄聪龙和同事长年累月奔波于福州、厦门、漳州、长泰等地,上下请求协调,跑过多少部门、联络协调过多少相关单位和相关人士、参加过多少个大小会议,他都记不清了。

  厦门会晤期间,枋洋工程先行项目——龙津溪引水工程被列为原水应急保障项目,工期从原计划的一年缩短到8个月。那段时间黄聪龙基本都泡在工地,及时调整施工方案,通过强化管理压缩工期,实行三班倒。“正常按旬按月排进度,那段时间工期要以天计算,上下全力推进。”黄聪龙回忆说,后来龙津溪引水工程如期通过下闸通水验收,具备向厦门先行供水条件,为厦门提供了坚实的应急供水保障。

  去年12月,龙津溪引水工程荣获“2017~2018年度中国水利工程优质(大禹)奖”,这是我市首次荣获我国水利工程行业优质工程最高奖项。(来源:厦门日报2019年12月27日A01版)

黄聪龙(右)和同事检查水库闸门的调试情况。(市水利局供图)